您当前的位置:龙图首页>中超>四川足球:别再让我流浪

四川足球:别再让我流浪

2019-03-14 19:50龙图体育编辑:龙图体育办人气:


  编者按:几番易主后,2019中甲联赛终于在浙江拉开大幕。但请允许我们把读者的视线从东拉到西,关注原本许诺承办开幕式的四川安纳普尔那——从“生死存亡,紧急筹资2000万”,到“与投资人微博骂战,投资人放弃收购”,再到“另寻金主,征战中甲”,一系列的连续反转,进一步凸显了中国足球低级别联赛球队的艰难。重新梳理安纳普尔那的“故事”,意在切取一张中国足球的活体切片,放在显微镜下,细细打量……

  新华网体育成都3月12日电 1月9日凌晨5点,一张图片被四川球迷从微博转发到各个微信群,迅速传播开来。

  图片的内容是一则紧急声明:四川安纳普尔那足球俱乐部需在1月10日下午5点前,筹集相关款项至少2000万元,否则将失去中甲联赛参赛资格并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从发布公告时算起,安纳普尔那足球俱乐部离“破产清算”只剩12个小时。四川各大球迷群、球迷社区瞬间“炸了锅”。有人提议众筹,有人去知名川企的微博下“募捐”。

  但球迷中的大多数其实心里清楚,短时间内要补上这个窟窿,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何况2000万。

  遥想2013年,广州恒大砸下了30亿人民币,捧起亚洲冠军联赛奖杯。当时白岩松评论说,这只是“人民币足球”的胜利,我们更需要“人民足球”的胜利。但眼下,人民足球要胜利,缺的就是人民币。

  四川球迷张扬(化名)关上了手机。“哎,搞啥子嘛!”

泥土里生长的足球梦

  对于安纳普尔那,张扬很有发言权。他是资深球迷,也曾是安纳普尔那前身——四川隆发足球俱乐部的内部人士。

  2013年,隆发在四川三台县组建成立,是一支中乙球队。农业县搞职业足球队,在当时是件挺轰动的事儿。俱乐部老板黄学军爱球,且三台县的足球氛围在全川数一数二。用张扬的话说,“有兄弟伙扎起”。就这样,隆发在这座县城里破壳而出,招募球员、翻新球场、搭建宿舍,还喊出“三年冲甲,五年冲超”的口号,热闹而红火。那时,球队到客场打比赛,需要包10辆大巴车,供狂热的球迷们随队看球。

  如果说广州恒大重金打造顶级球队是“精英足球”,那么在泥土中生长的四川隆发,则代表了“平民足球”。但职业足球俱乐部,显然不是“普通人”玩得起的。

  不久,老板黄学军生意受挫,资金链断裂,隆发也受到了影响。张扬回忆,为节约开支,球队开始选择坐一天一夜的绿皮火车到客场比赛。球员们的伙食,也“很一般”。

  2014年,隆发开始欠薪。2014年5月后,俱乐部资金压力进一步增大。最后俱乐部难以为继,一再转让,在2016年被投资人何亚平买下,同时更名为四川安纳普尔那。

  至此,安纳普尔那才过上了“安稳日子”。公开资料显示,何亚平是歌石投资创始合伙人,投资过多家企业,且战绩不俗。接手俱乐部之后,何亚平为其提供了稳定的资金支持。俱乐部则以荣耀作为回报。

  2018赛季,安纳普尔那砍下16连胜,创造了中国职业足球史上的最长连胜纪录,最终以31场比赛27胜4平的不败战绩,赢得四川职业足球历史上第一个全国冠军,使川足时隔多年重回中甲联赛的行列。冠军归蜀,一时间,四川沸腾。

  根据事物发展的规律,当一件事越来越往好的方向迈进时,通常会出现转折。四川球迷们只是没想到转折来得如此快。

  安纳普尔那获得中甲联赛准入资格后不久,就掉进了资金泥潭。1月6日,俱乐部发表声明,称何亚平此前3个赛季已累计投入资金超过2亿元,目前俱乐部短期资金困难,特向省内外企业和个人发出合作邀约,形式包括但不限于增资入股或整体股权转让。1月9日,安纳普尔那又发表紧急声明,称仍需解决相关款项至少2000万元,俱乐部“绝地求生”的时间只剩下12个小时……

搞足球,仅靠情怀还不够

  也许是不忍四川球迷的希望就此破灭,也许是想让“雄起”的呐喊声再次响彻蓉城上空,安纳普尔那称,四川省体育局、省足协通过多方努力,最终协调省内知名企业接手俱乐部。在距离中国足协联赛准入材料提交截止的最后3个小时,安纳普尔那工作人员才带着材料登上了前往北京的飞机。





图片新闻

更多>>
拜仁主场1-0小胜送科隆16轮不胜

拜仁主场1-0小胜送科隆16轮不胜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