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龙图首页>中超>第A12版:文化·地理

第A12版:文化·地理

2019-03-14 19:50龙图体育编辑:龙图体育办人气:


中国青年出版社 马晓丽 著

王大珩,100名“改革先锋”之一,“863”计划的主要倡导者,曾任大连理工大学应用物理系第一任系主任。阅读本土作家马晓丽这部力作,你会更加了解王大珩这个人。

吴大猷先生在物理界,在科学界是一位既懂管理又懂学科的著名专家,也是很受尊敬的一位专家。他是王大珩先生的老师。大珩先生与他见面谈了一个多小时,将国内情况作了介绍,给他看了一些国内成果的幻灯片。这里有许多是长光所的工作,如跟踪经纬仪、光学玻璃都是长春做的成果。他回到台湾在一篇报道里说:王大珩先生向我谈的中国光学界做的这些工作,真使我感到羡慕,在大陆上不仅成果累累,而且人才济济。我想一个四十多年没回国的人,他回过头来看国内光学的发展,他承认我们很多人没有博士学位,没有硕士学位,但是做出了能在国际上站得住的成绩,这样的人才相当一部分是我们长春光机所培养出来的。长春光机所像母鸡下蛋一样,向西安光机所、上海光机所、安徽光机所、成都光电所输送了一批一批的干部,使这些新的光机所很快地得到发展。

长春光机所四十年的光荣历史及其作出的很大贡献是有口皆碑的,谁到长春来都知道长春有个汽车城,同时有个光学城。

……我为有你们这样一个现代化的一流的光机所而感到自豪!

在王大珩的努力下,世界光学组织国际光学委员会(ICO),于一九八七年正式吸收中国为会员国。由于王大珩杰出的工作和威望,一九九○年十一月,他被选为亚洲太平洋光学联合会(APOF)的副主席。这一地区性的学会包括以日本、朝鲜、中国、印度、巴基斯坦、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七国为圆周的大片地区和国家,只设主席一名,副主席二名。

第八章 另一种命题

1.一个艰难的话题

科学中有着无数的命题,而生活中也并非只有科学一个命题。

一九七九年,长春光机所所长王大珩突然找到他最信任的两位副所长贾力夫和龙射斗,这两个人多年来一直与王大珩共处,相互之间十分了解,王大珩素来极敬重他们二位的人格。但当站到他们面前的时候,王大珩却突然沉默了。沉默了很久,王大珩才克制着内心的激动,语气郑重地说∶“有件事我想与你们二位商量一下。”说到这里,王大珩略微停顿了一下,当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却再也掩饰不住眼里燃烧着的灼灼热情,语气突然变得急切起来“我想请你们做我的入党介绍人,不知二位是否有意……”

贾力夫和龙射斗吃惊地看着王大珩,看着这个当了整整三十年党外人士的老专家。谁也没想到,在心安理得地做了三十年的党外人士之后,在刚刚经历了新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场政治劫难之后,王大珩提出的第一个要求竟是入党。

“是时候了。”王大珩说。他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是时候了。”

此时,王大珩刚刚参加过邓小平主持召开的科技教育研讨会。

此时,中共中央刚刚开完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

王大珩说是时候了!说这话的时候,王大珩已经年愈半百,五十有四了。

有许多的疑问随之而来∶从王大珩接受共产党的影响不顾危险地从国统区跑到解放区那时算起,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十年了。问题是,一个向往解放区,投奔共产党的进步的知识分子怎么会在三十年之后才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呢?再者,这三十年中,王大珩为国家、为祖国的光学事业作出了如此突出的贡献,为什么中国共产党会在漫长的三十年之后,才考虑接纳这样的一个知识分子入党的问题呢?

这是一个很艰难的话题。

66





图片新闻

更多>>
拜仁主场1-0小胜送科隆16轮不胜

拜仁主场1-0小胜送科隆16轮不胜


返回首页